百度好链: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
您好,请 【登陆】【注册】
今日热门:
您现在的位置:百度好链 > 资讯 > 科技 >

一趟远航让他晚归三个月

作者: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:2022-03-25 15:30 浏览:

顾兆阳(左一)与船员们在甲板上商讨工作。受访者供图

顾兆阳(左一)与船员们在甲板上商讨工作。受访者供图

3月24日,是李会祥参加线上培训的第5天,他终于开启了一段较长时间的陆地生活,为晋升船长做准备。

李会祥目前是一名大副,常年在全球航线货轮上工作,由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公司派遣、服务于新加坡一家船东公司。最近一次离家14个月的远航任务,李会祥有300余天在海上度过,40余天在等一张回国的机票,40余天在国内外的隔离酒店度过,算起来晚归了3个月。这也是他13年远航经历中,离家最长、最为煎熬的一次。

航运业承担着世界85%以上的货物运输任务。疫情暴发后,这些任务中包括了应对疫情和经济复苏的医疗物资、必需品,海上航线更加繁忙。船员,尤其是国际航行船舶船员,有很多是合同制的工人,他们作为保障物流供应链稳定和航运安全的关键力量,却面临换班难、就医难、补给难等亟待解决的困境。

岸难上 家难回

2019年12月,李会祥按照船东及租家的航次指令,从美国路易维尔港口登船装货,准备将一批焦炭运往澳大利亚,再跟船前往新西兰、韩国等地。他此次远航的合同期为7个月。

货轮驶入太平洋后不久,李会祥和同伴就从铺天盖地的新闻、和家人的连线中得知了疫情形势严峻。当货轮于2020年7月抵达韩国仁川港时,李会祥等全船人接到港口通知,为防控疫情,船员不得下船。

“以往每到一个港口,除了货物装卸和码头值班等必要工作,船员会有几小时到几天不等的上岸自由时间,可以转换环境、调节心情。这对于长期囿于甲板和机器的远洋船员是非常必要的。”李会祥说。

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,各大国际港口陆续严控。越来越多的船员和李会祥一样,一旦出航,服务期内只得连续在船,有些甚至达一年以上。而在漫长的服务期内,与他们为伴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大海和轰鸣的机器。

被困海上、不能下船的影响,对船员来说不仅需要生理上的克服和坚持,最令他们焦虑的,是延期换班。

“一方面,在国外换班,不仅有可能因港口国签证时效短、不满足隔离时长要求而无法取得国际旅行健康码,还可能面临港口国无隔离场所和航班熔断机制下长时间滞留国外。”华洋海事中心轮机长李俊才说,中国籍船员的换班难在这些地方。“另一方面,在国内换班,要面对的就是防疫措施在不同地方、港口的不同,和有关船员换班指导性政策、操作流程的不足。”

一趟远航让他晚归三个月

身心的双重考验

大海远航,听起来孤独而浪漫。疫情下一切变得未知且不可控时,难题随时会出现。比如,在海上亟须的医疗资源。

2020年2月,正休假在家的船长顾兆阳,收到所属的中远海运集团船员管理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的一条调令:接班上岗,带领“远旺湖”号原油载运船赴中东、南美等地执行能源运输任务。疫情未知的情况下,家人担忧、船员顾虑、防疫物资匮乏,都成为摆在顾兆阳面前的难题。

公司业务不能停,顾兆阳最终还是瞒着父母出发了。

“即使船员不能下船,但和其他国家相关工作人员进行面对面交流不可避免。我们中国籍船员能做的,只有尽量做好自身防护。” 顾兆阳说。

一到夏季,顾兆阳常跑的波斯湾沿岸港口就进入高温酷暑天气。甲板温度高达40℃以上。以往正常值班、操作都可能面临中暑风险的高温,对于穿上防护服、全副武装的船员们来说更加难以忍耐。

除了身体,心里的压力也是巨大的。就在“远旺湖”号离开波斯湾的拉斯坦努拉港口2天后,船上有人出现咳嗽、感冒、呕吐等症状。

“在大家对疫情知之甚少的情况下,哪怕仅是高温气候等引起的不适反应,都会在船员心中不断放大。”顾兆阳说。所幸这是一场虚惊,所有船员核酸检测均为阴性。

多补贴的1美元

有关数据显示,疫情暴发后,数十万海员长期困在海上,出海时间超过合同期数月。无法上岸、遣返和轮换,也难以获得医疗服务。

值得庆幸的是,远洋船员面临的这些困境在我国正获得更多关注,保障举措接连出台。

2021年10月,顾兆阳作为船员代表,参加了一场特殊的协商——中国船员集体协商。在协商中,顾兆阳曾积极反映的补贴、休假等问题被摆上了讨论桌。

1个月后,这场协商里的诸多成果,如船舶防疫用品配备,船员在集中隔离、医学观察或境外滞留期间的工资、相关费用及支付方式,船员公休期起算,防疫补贴和疫情期间伙食补贴等,被印在了中国海员建设工会与中国船东协会2021年11月22日出台的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船员劳动待遇标准》中。这些标准从2022年1月1日起成为签约船东必须履行的义务。

其中,顾兆阳印象最深的,是每名船员每天增加1美元的伙食费补贴。

不要小看这1美元。据顾兆阳介绍,远航途中的伙食相对单一,而且补给大都由各地船舶代理机构联系几家供应商提供。疫情发生后,“一些国家没有为供应商办理防疫资质的程序,或程序十分烦琐,导致能取得资质的供应商较少。”李俊才解释道,当供应商的卖方市场形成,食材质量变得难保证,而且前期办理资质的费用可能会被加到定价上,“增加补贴是目前最有效的解决办法”。

除此之外,保障船员权益还在我国立法层面得到重视。“国家依法保障船员的劳动安全和职业健康,维护船员的合法权益”的条款,被写入2021年9月开始实施的新修订的《海上交通安全法》。

今年1月,又有两个好消息传来:交通运输部已成立工作专班协调解决船员换班难题;全国首张符合国际相关标准的海员防疫证明在深圳签发,持有该证明将极大便利我国海员在境外换班与通行。

来自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,我国在职船员171.6万余人,居世界第一位。目前每天平均有500名船员在境内港口换班。

“两年中,我们切实感受到各方对船员的制度规定在不断明确、完善。很多变化是细小的,但对于常年漂泊在外的船员来说,每一个发生在一日三餐里、回家归途中的改变,都成为我们继续下去的信心和动力。”顾兆阳说。

一趟远航让他晚归三个月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关键词: 疫情 新冠肺炎

类似网站: